村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村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回村发布  >  旅游  >  武汉恢复旅游业后,当地人都推荐游客去哪儿玩?
武汉恢复旅游业后,当地人都推荐游客去哪儿玩?
2020年06月05日 19:17   浏览:768   来源:回村网

面积相当于4个东京,11个纽约,80个巴黎的“大武汉”,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4月9日的楚河汉街终于见到排队人群,武汉渐渐苏醒了。(微博@老白屹 图)

“武汉这个城市,最好是从空中接近它。”武汉作家池莉写道。在她看来,无论你从世界的哪个方向飞来,抵达武汉前,目之所及,多是连绵的山川、沙漠、黄土、平原,或是连绵的现代化棚式厂房与高楼大厦,难免感到厌倦。但到了武汉,一切都变了。 


“土地开始波浪一般起伏,植被的绿色在光照之下深浅不一,错落有致。道路从空中看上去不是道路,是丝带,丝带蜿蜒舒展,好似被微风轻吹而成,原来它们是因水系纵横而婀娜逶迤。在绿色的土地和道路之间,全部都是水。大大小小的湖泊,长长短短的河流,安安静静的水。”


这番独特的“江湖”风貌,也给不少本地人带来困惑。


“外地的一些朋友常会问我,武汉哪个地方是中心?” 武汉旅游博主Sherry说。


“我当时就没回答上来,后来我一想,武汉有那么多区,两江四岸,每个区都有它的中心。所以我觉得武汉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积极向上的城市。”


面积相当于4个东京,11个纽约,80个巴黎的“大武汉”,名副其实。这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疫情期间,很多人都曾发出“等疫情结束后我想去武汉看看”的感慨,本刊邀请三位土生土长的武汉伢推荐了多条玩转“大武汉”的3日游路线,希望能帮你找到一个打开“大武汉”的独特方式。




地道武汉的一天,从“过早”开始。


家住汉口的摄影师老白,就经常一大早骑着自行车,直奔南京路。他是三镇民生甜食馆的常客。店里的小吃有三十多种,豆皮、煎包、糊米酒、烧麦、汤包、面窝等都很受欢迎。户部巷的四季美汤包,蔡林记的热干面都是不错的选择。


如果你是个吃货,想感受一下武汉地道的美食,可以试试老白的方法。“其实武汉早点店很好找,到一个小巷子里面,你看哪个地方排队人多,你跟着吃就对了。”老白说。


黄鹤楼是武汉人从小就熟悉的地方,站在黄鹤楼上,可看到武汉三镇的景色,长江大桥和滚滚长江尽收眼底。(微博@老白屹 图)

在升腾的热气中,接过师傅递来的一碗热干面,食客们瞬间觉得奔赴早餐的路程值了。大家或坐在小板凳上,或站着,或边走边端着碗,呲溜呲溜地吃着。嚼劲十足的粗面很快下肚,芝麻酱的味道还在唇齿间徘徊,食客们已坐上公交、地铁,奔向工作。


虽然热干面在全国久负盛名,但武汉导游魏海清觉得,“它只是显示武汉的一个生活状况,并不能代表武汉的美食。”


三块钱一碗的热干面能管大半天的饱,扛饿。这也和武汉的码头文化有关。央视纪录片《城市24小时》介绍,以前在武汉打工的工人没条件带家人进城,只好在外吃早饭,要求早点油厚味重,热量高,快速吃完早餐后,好抢时间干活。“过早”的传统延续至今。现在,武汉人的一句问候语就是:“过早了冒?” 


到武汉旅行,不体会一下“过早”,这段旅行肯定不够完整。有统计显示,作为“早餐之都”,武汉有两万五千多个早餐铺子,大部分武汉人都在家附近的小店买早餐吃。十几块钱的早餐,排列组合一下,能一个月不重样。


“真正称得上武汉人喜欢吃的,有猪肝粉、财鱼面、鳝丝面。用熬好的汤把粉丝跟猪肝在锅里面捞起来,那个猪肝特别嫩,还有猪腰子、腰花面。”魏海清说。他介绍,其实武汉美食并不辣,精华是“咸鲜”味儿。他的最爱是“欢喜坨”,土名“糯米鸡”。师傅把糯米蒸好后,用酱油、肉丁、冬粉、五香粉、胡椒粉调个味,捏成团,团外再裹一层面,下锅一炸。一口咬下去,顿感糯香四溢,外酥里嫩。


丰盛的早餐后,便可开始一天的行程。如果你正好在户部巷用餐,那就可直接步行到第一个景点。



“虽然我们当地人去的不多,但第一次来武汉,你要是不去黄鹤楼也说不过去。”老白说。黄鹤楼位于武汉市武昌的蛇山之巅,这座古代诗人来来回回送了好几拨友人的“天下第一楼”,是武汉人从小就熟悉的地方。这种景点往往被武汉人留着陪外地朋友游玩时再进。站在黄鹤楼上,可看到武汉三镇的景色,长江大桥和滚滚长江尽收眼底,气势磅礴。


老白建议,对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上午先去湖北省博物馆参观,再来黄鹤楼可能更有感觉。


“了解了武汉背后的一些文化、历史,你会觉得黄鹤楼必须得去。特别是一些归乡的游子,他来黄鹤楼的感觉又不一样。”Sherry也是上大学时,才第一次走进黄鹤楼,当时就是带着外地的同学来玩。黄鹤楼附近有一片红楼,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也可参观。


从黄鹤楼出来,就是长江大桥。这是建国后修建的第一座公铁两用桥。大桥连接起武昌的蛇山和汉口的龟山。黄鹤楼与龟山上的电视塔遥相呼应,古典与现代在此碰撞。


除了课本里的官方介绍,这座长江大桥也是一座“爱情桥”。宽阔的人行道,正适合轧马路。老白介绍,一般武汉的情侣们谈恋爱时,都轧过长江大桥。1670米的大桥,对情侣而言是一段永远都走不到头的路。


武汉的11座长江大桥各有各的美。老白觉得,鹦鹉洲长江大桥是最漂亮的一座桥。“它有点像美国金门大桥那种感觉,斜拉的。这座桥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大桥之一。”疫情期间,二桥斜道上的灯光还打出“武汉加油”“白衣天使”“中国加油”等字样。


最近两年,以科技为笔,借助长江两岸的高楼大厦,绚丽的灯光秀尽显武汉的现代和繁华。走在两岸江滩、桥上,或坐渡轮,都可欣赏。


结束白天的游玩,在户部巷吃完晚餐,你可以选择坐渡轮来到汉口的江滩。当地的中老年人经常在江滩的空地跳起广场舞,唱唱歌,耗着时间等夜宵。年轻人可以在沿岸的清吧聊聊天。整点时,江汉关大楼会发出钟声和报时曲《威斯敏斯特钟声》。


渡轮这种交通方式,也承载着不少武汉人的回忆。


早在2000年初,武汉还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也没有这么多桥,更没有地铁时,从武昌到汉口,对情侣而言就叫异地恋。“武昌的在武昌打工,汉口的也是在汉口打工。你就觉得两边特别远。因为只有两座桥,每天的交通压力那么大,经常会堵车。”Sherry记得,小时候,她很喜欢坐渡轮。这也是两地间最快捷的交通方式。


“那时候,什么也没有,你会觉得江很舒服,很惬意。


房子也很矮,你的视野很开阔,像在海上坐船。”Sherry说,当时,渡轮还没有“禁摩令”,摩托车也可以上船。吊桥还没有完全放下来时,摩托车司机就恨不得往外冲,急着去上班。


如果想打卡网红景点“知音号”,Sherry提醒要提前一周预约。在这艘上世纪风格的蒸汽轮船上,你可以穿上旗袍、西装,参与一场沉浸式的历史情景剧,走进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武汉。



第二天的行程可以从昙华林的一家咖啡馆,或奶茶店开始。


昙华林是仅有一千二百米的街区,集中了几十处近百年的老建筑物。走在古朴的青石板路上,你可以看到哥特风的教堂、希腊神殿式的圣诞堂、北欧风的瑞典行道会所、古老的城墙、学堂、天文台等各派建筑。古街经过改造,成为文艺青年聚集地。


在老白看来,昙华林代表了大武汉最小清新的一面,有点像厦门的鼓浪屿,适合年轻人拍照。从这里可以骑车去楚河汉街逛逛,或者直接坐车去武汉大学。胆大好奇者,可考虑坐公交。


东湖是中国水域面积最为广阔的城中湖之一,要是认真游玩,光东湖就够用一整天。(微博@老白屹 图)


江湖上流传着很多武汉公交司机的传说。“F1赛车手”“感觉不到车轮沾地”“绕圈时可打开时空之门”“那些年,我在公交车上练出的腹肌”等段子,凝结了武汉公交车乘客们多年的经验。


要进武汉大学,也需要提前预约。因疫情,学校未来对游客的开放情况还不清楚,最好提前问清楚。如果没问题,老白推荐武大凌波门。凌波门的栈桥是武大,也是东湖的一道风景线,你可以站在栈桥上,拍下水天一色的美景。若无缘进入武大,可直接前往东湖。


东湖是中国水域面积最为广阔的城中湖之一。要是认真游玩,光东湖就够用一整天。你可以骑行赏游东湖绿道。纪念屈原的听涛区、梨园、磨山樱园、落雁岛、楚天台等景观都可根据个人时间和体力选择。除了古典的湖光山色,东湖绿道还迎来十个“打”在地上的“荷包蛋”。这是荷兰当代艺术家亨克·霍夫斯特拉和妻子的作品《生命之源》。路过此地拍照留念时,也不妨想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问题。


以上推荐之外,老白还分享了东湖里的一处“秘境”,很多武汉人都不知道。在东湖绿道二期,有一座荒废的“万国公园”。半人高的杂草、芦苇掩映下,斑驳的玛雅神庙、德国古堡、古埃及金字塔,孤独地矗立在荒野上。残破的石柱上刻满神秘的符号图腾。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地兴建微缩的世界公园,武汉的这座公园因故中途停建,荒废至今。夕阳下,就着满地的狗尾巴草,这里也能拍些好照片。


晚饭可以就近在光谷步行街吃。喜欢国际都市感的朋友,可以饭后逛逛这条“高大上”的商业步行街。走进凯旋门,穿过奥斯曼大街,在莱茵广场闲逛,来到杜塞尔多夫酒吧街区小酌,拍拍多莫大教堂,在加州海岸的半地下式购物广场扫货。一路走下来,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如果偏爱文艺范儿,在光谷吃完饭后,老白推荐乘坐近两年新开的有轨电车去马鞍山森林公园附近,下车后,再骑个自行车往喻家湖畔去。你会看到三栋环湖的中式小楼,好似一个庭院,那就是“时见鹿”书店,30万册藏书安静地立在木质隔层上,等着与你相遇。书店集餐饮和民宿等服务于一体,若时间合适,可在这家森林书店中度过一夜。



经过前两天的暴走,最后一天,你可以就在汉口的老街区闲逛,感受老武汉的生活气息。

武汉楚河汉街的万达广场开业了,餐厅也忙活起来,渐渐地有了烟火气。(微博@老白屹 图)

在导游魏海清的记忆中,有段时间,武汉给外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大工地”,好像没有一条路是不被挖的。这条路挖好了,可以通车了,马上开挖下一条。整个城市不停地建桥、挖隧道、建地铁、盖楼盘,在这个过程中,武汉的城市风貌快速变迁。摩天大厦之间,魏海清认不出这是武汉,还是别的大城市。


“你只有到了一元路,一直到江汉路、沿江大道这一片,才能感觉到这个地方是武汉。”魏海清说。沿江大道有差不多几百栋清末民初的老建筑。行走在宋庆龄故居、英租界、法租界、俄租界、粤汉码头等地,仿佛穿越到民国。


魏海清介绍,很多老武汉人还住在这片老街区里。夏天,在一些小巷子里,还能看到老人拿着扇子,躺在街边竹床上乘凉的一幕。老武汉人,夏天再热,也不习惯吹空调、开电风扇,而是在巷子里大摆竹床阵,下棋、打牌、吹吹牛。


魏海清喜欢走黎黄陂路。那里有梧桐树、书店、咖啡馆,很文艺。秋天,顺路往江滩走,还有一片金黄色的芦苇荡。 


Sherry则推荐这附近的平和打包厂。始建于1905年,这原是英国人在汉口开设最早的棉花打包厂之一,现在改造成文化创意产业基地,会有一些小展览。在汉口七拐八绕的小巷间,还隐藏着很多有故事的老房子,就算是汉口伢老白,有时都会迷路。


如果你喜欢这种怀旧工业范儿,也可调整行程,去青山区的“红钢城”逛逛。红钢城的苏联建筑时代感强烈,是武钢最早的家属楼。这里的生活节奏都比外面慢。老白有次用无人机拍摄此地发现,从上俯瞰,那个建筑群有点像“喜”字。


汉阳的张之洞博物馆也展示了中国近代工业化的历史,博物馆的内部装置以黑灰为主,被游客评价,挺有“异度空间”的感觉。


逛完老街区,可以赶在黄昏时,来到古德寺。这是一座酷似西洋城堡的古建,建于清末。该寺混合了欧亚宗教建筑特色,融大乘、小乘和藏密三大佛教流派于一身,在汉传佛寺中很罕见。也有游人戏称,此寺庙“就是这么的朋克”。


“古德寺的周围全都是高楼,你在寺中心,就感觉处在喧嚣中的一处静地。”Sherry说。


在武汉的最后一夜,吉庆街向你张开怀抱,用烟火气熏染着你。霓虹灯下,伴着民俗艺人吹拉弹唱的小曲,你就像池莉小说《生活秀》中的人一样,深一脚、浅一脚地挤进这人声鼎沸的夜市,和武汉融为一体。


游记号
回村网
介绍
平台官方发布账号
推荐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