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村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回村发布  >  旅游  >  重庆乡村游:雨中漫步金子沱
重庆乡村游:雨中漫步金子沱
2020年05月13日 14:57   浏览:319   来源:回村网


       旅行的意义并不在于你在沿途中看了多少风景,也不在于你是否到达了预期的目的地,而是在于你旅行中的那种心境的变化和丰富的经历......


       早年阅读武胜县志时知道了与武胜真静相邻的地方有一个叫金子沱的场镇,1948年8月下旬,时任中共川东临委书记的王濮来到金子沱,与当时金子沱的乡长陈伯纯一道发动武装起义,宣布成立西南民主联军川东纵队第四支队,陈伯纯任司令员,王濮任政委,这次武装起义前后只坚持了10天,但它却转战合川、武胜、南充、岳池、蓬溪等地,犹如在国统区“后院”点燃一把大火,不仅震惊了重庆,而且惊动了南京,让原本准备出川打内战的国军留在了四川,从而减轻了正面战场的压力,为中共赢得解放战争胜利作出了贡献,金子沱也因此事件而载入史册。

       据有关史料记载,金子沱建场于清代中晚期,清末属金沙乡,民国时期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曾设立金子乡,上世纪九十年代曾设金子镇。后来,镇政府办公地搬迁至金子沱到钱塘之间的大柱村,随后因行政区划调整,金子镇并入钱塘镇,金子沱老街的粮站、兽医站、供销社、农技站等机构也纷纷搬出了金子沱,如今这里只剩下了100多户居民。金子沱虽然失去了昔日的繁华,但我感觉这里的老百姓小日子还是过得有滋有味的呢。在今年的十月、十一月我两次去了金子沱,有意思的是这两次天老爷都降下雨来,可能是想我在这里把脚步慢下来吧。


       第一次去金子沱是早上六点出发,天黑把路走错了,到金子沱时已经快七点了,匆匆忙忙的赶到江边,才发现又走错了,因为金子码头是在溪沟的右边,而我们跑到左边来了,又赶快开车去了金子场上,把车停在了场头。


       匆匆忙忙的穿过老街,发现街上的馆子已经有一些人在里面早餐了。


        后来听说老街上这餐馆还是个“老字号”呢,在过去不通公路靠水路运输的年代,过往航船在金子沱码头停靠歇脚,乘船的人和划船的人都爱到这家老餐馆来吃东西。


       这时候我们想赶快跑到江边码头去拍过河的渡船,所以没有停下脚步,到了溪沟的右边金子码头,已经是七点四十了,天空又亮了一些。


      渡船已经启航到对岸去了,看来冬渡船首航的时间应该是七点半左右。


      很快的渡船回来靠了岸,这时候雨下得更大了,我一只手举着伞,一只手拿着相机拍照,感觉还是不太方便。


       没有打算在这里继续等候,就随着这群人走进了老街。


       刚刚走进场口,正好碰见了打组合的到场上来坐诊的老医生,老医生见到我便热情的打招呼。


         场头上的白酒批发部


     



      这时候金子沱老街上已经热闹起来,窄窄的街道两旁有序地排着商贩的摊子:卖肉的、卖菜的、卖鞋帽的、卖农具的、卖生活用品的……      


       老街上当然少不了街头理发的,我觉得这个简易蓬蓬挺有意思。      



       金子沱老街原有的青石板路面已被一层混凝土路面覆盖,但街房仍保持清代的建筑风貌,街上的建筑大多为过去的穿斗房子,老店铺、老药房、老茶馆、老餐馆等依旧保持原有的老旧模样。


        打红伞的时尚老人       


        老姐儿们走到一起就有摆不完龙门阵


        一个个货摊摊展现着昔日的兴隆,


        看见小雨中的讨价还价别有一番情趣呢


       看见这个挺有历史意义的吊牌,我邀请了店主人与它合影,店主人非常高兴的答应了,希望他能够看见这张照片。


       如今的金子沱老街依然有逢场天,逢场时间为每月的二、五、八号,每到逢场天,金子沱老街依然比较热闹。到了那一天,附近的村民都会到老街,或买,或卖,或聚,或饮,或看,或娱......


       卖生姜的老人正在一丝不苟的清除生姜上的每一粒污垢,他的身上有乡下人泥土的气息、厚实感。面前一小堆生姜,旁边一个背篼,他就是凭着这些来抒写他全部生活。



       用老旧的缝纫机缝缝补补也是老街上的一大特色,让我想起了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的光阴


        路过药店,看见那个坐堂的老医生正在给病人打针,我说我好想拍一张你工作的照片哦,又怕拍出来不雅观。老医生却说没关系,你选一个好一点的位置嘛,看来老医生还是一个构图的高手呢,在他的鼓励下,我拍了几张,选择了他拔针以后这个停顿的动作,感觉好像当年样板戏里面英雄人物上场时候的亮相动作啊!


       一路慢行,雨居然停了


       街边还有一个肉摊卖的基本上是某大品牌的冷冻肉食品,可能是村民对冷冻肉食品有偏见吧,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货物堆在街沿上,守在门口卖货,这也许就是没有人管的好处吧。


       石桥边基本上是卖鱼的,我问他们,你们重庆在嘉陵江上已经禁渔了,你们这些鱼是哪里来的呢?


        原来金子沱附近有一个水库,里面养了很多鱼,所以这老街上的鱼也卖得很便宜,从而也抵消了一些猪肉价格上涨带来的因素。


       金子沱场镇呈“H”形分布,场镇中间为一条通向嘉陵江的溪沟,溪沟两边分别有一条长约500米的狭窄老街,两条老街并排着,由一座横跨溪沟的石桥相连,构成一个“H”形。尽管金子沱有两条老街,从门牌和当地居民介绍得知,两条老街都是同一个名字——金子沱街。


        这石桥上一路走过去都是卖鸡鸭肉、卖鱼、卖烧腊的。   


       这么冷的天,站在水里卖鱼,充分显示了重庆女人的泼辣劲儿。


      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这位卖烧腊的小哥,他边卖边叮嘱这些顾客,现在价格这么贵,还是少买点吧!     


       过了桥以后看见一个人坐在那里,觉得好面熟哦,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后来想想应该是一个电视剧的演员吧,他们长得真还有点像呢。        


       包抄手卖的大姐,看得幸福满满的。


      又碰见几个老姐儿们坐在一起摆龙门阵


       赶场归去的时候,总想着要给家里的人买点儿什么吃的。


       猪肉,当前村民议论的热门话题。

       



      玩手机的女人,她发现我在拍她的时候还善意的笑了笑,说没关系。让我想起了这两个月在重庆的利泽、古楼和金子沱,这些老街的村民都很友好,善待我们这些摄影爱好者。

    

       在街沿上躲雨的时候,看见对面一个也在躲雨的老太太       




      村民们赶完场以后,场头停放着不少的长安车和摩托车,可以让你快速回家呢。


       金子沱这个地方,传说早在战国时代便有人类居住了。到了秦汉,江水涨退带来的肥沃土壤、平缓优良的地形地貌、鲜嫩可口的丰厚水产将零散的人家汇聚起来,村落在回水沱及其对岸的半岛上逐步形成。汉代造船技术的进步催生了航运的兴起,嘉陵江成为了巴渝地区最为热闹的黄金水道,众多码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个名叫“金子沱”的码头凭借回水沱宽阔的江面、平整的滩涂和四通八达的交通位置在其中独领风骚。到了宋代,昌盛的商贸更是让这个地方的繁荣达到了极致,金子作为场镇便这样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据说前几年重庆人还在这里掀起了一股狂热的寻宝热,这也许就是金子沱盛而不衰魅力所在吧。 


       本帖发出时,已经是2020年的第一天了,《千佛视觉》祝福各位微友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万事如意!   


往期内容,点击可见

重庆乡村游:利泽原来没在天边

我在大小凉山留下的足迹

西行记(4)征服折多山

路过贵州:赤水大瀑布

彩云之南:比武招亲记

湖北行__夜宿郧西县城

川北行:唐家河的早晨

游记号
回村网
介绍
平台官方发布账号
推荐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