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村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回村发布  >  旅游  >  旅游时叫千岛湖,泄洪时就叫新安江水库!
旅游时叫千岛湖,泄洪时就叫新安江水库!
2020年07月12日 21:02   浏览:260   来源:回村网

可以说,这289951位移民,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上海和杭州61年的安宁和繁荣。新安江水库建成后7次泄洪,为下游织就一张防汛安全网。


安江水电站建成61年以后,钱塘江支流上的“华东第一水库”新安江水库终于实现了它的最大功用。

3孔、5孔、7孔,过去几天来,新安江水电站的泄洪力度越来越大。

4个小时前,新安江水库历史上第一次九孔全开,全力泄洪,洪水喷涌而出,半小时流量就和西湖的储水量相当。

9孔泄洪,极大地缓解了上游的洪灾隐患,毕竟,我们面对的是近60年来同期最高的降雨量。

但对于下游,则需要警惕,根据浙江省防汛指挥部的风险提示,桐庐县、富阳区11个堤防可能出现漫堤风险;江干区、西湖区等6个堤防存在冲刷风险。

泄洪是一个系统工程,背后是上下游整个系统的管理联动。


对杭州很多地方来说,昨夜是无眠的一夜,淳安、建德、桐庐,乃至萧山、西湖、滨江,都有工作人员在连夜组织居民的疏散和撤离。

新安江水库对于杭州的重要性,在这次泄洪中得到了充分验证。

浙江以外,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新安江水库,但肯定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千岛湖。

农夫山泉的水就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从那里搬运来的,看泄洪场面的朋友会发现,从来没见过这么清澈的洪水。难怪有人感叹:这不是泄洪,这是每秒500万瓶农夫山泉啊。

玩笑背后,其实是下游居民的牺牲和痛苦。

根据杭州日报报道,面对来劝导的村干部,桐庐有的老人怎么也不愿意离开,甚至说:我就算死在这里也不要搬出去。

临时的安置转移尚且如此痛苦,社长很难想象,上世纪五十年代新安江水库建设时,经历了怎样的挣扎了痛苦。

新安江水电站于1957年4月开工,3年后正式投入运营。它是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和施工建造的大型水电站。有了水电站,才有了水库。

61年来,新安江水电站背负了很多舆论的指责,有不少人认为它的建设是一场灾难,直到今天,还有人在网上问:建设新安江水电站有必要吗?

提问者所说的意思,是指库区人民为此做的巨大的牺牲,到底值不值?



为了这座水电站,浙江淹了淳安、遂安两个古县城、49个乡镇和1377个村庄,30余万亩良田。当年淳安人口集中的富裕村庄,基本都被常埋水库下。

更重要的是:289951人为此抛家舍业,迁移他乡。

上世纪五十年代建设新安江水电站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华东的电力问题。

当时上海全部电力是30万千瓦,浙江电力仅仅4.1万千瓦,而新安江水电站一旦建成,每年能发14个浙江省的发电容量。

在一穷二白的环境中,这似乎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但回头来看,在具体实施中,有很多值得后人警醒的地方。

比如,原计划5年的移民计划,被压缩到4年完成,背后的原因仅仅是,当时美国普列斯托滩水电站也在修建,新安江水库提出要和美国比速度。

它也确实没有食言,比原计划提前二十个月发电。

在那个狂飙突进的年代,这样的事情遍地都是。但对于移民们来说,在记忆中留下的伤痕。

淳安县威坪镇松崖古村的童禅福回忆,搬迁的命令是1959年4月初下达的,只给20天准备时间。

1959年4月15日,是最后的截止日期,全村人全部搬走,吃饭在食堂,不该带的东西不要带。

为了保存下家里柏木橱柜,身高不足1.5米的童和父亲抬着这个100斤的大物件,走了5里的山路。

台湾作家龙应台母亲的家乡就是在淳安谏村,建水电站的时候,全村883人被要求移民,一只雕花大衣柜收购价格只给1元2角8分钱。一张柏树古式八仙桌只卖6角4分。

正式的搬迁日期是1959年4月3日,拆房队进村,有村民不愿意走,

拆房队绳子捆上了他家房子的栋梁,几个拆房队的人把这位老人连人带椅子一起抬出门外,房子也就顷刻倒了下来。



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289951位移民,每人拿着558元的安置费,告别了故乡。

他们中的很多人,被火车输送到了江西、福建,最远的一批人,被安置到了新疆石河子。

迁移到新地方的移民们,从生理到心理上都经历了痛苦的适应期,有人回忆,搬到江西后,村上600多人,400多人得了血吸虫病。

可以说,这289951人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上海和杭州61年的安宁和繁荣。新安江水库建成后7次泄洪,为下游织就一张防汛安全网。
1994年,水库移民35年后,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上递交了一份关于新安江水库移民遗留问题的调查报告,中央才开始对移民进行补偿。

未来几天,289951人用巨大牺牲换来的水电站正火力全开,为上下游安全保驾护航。九孔全开,压力:
一孔是惊叹,三孔是新鲜,五孔是热闹,七孔是彷徨,九孔只有祈祷。

除了祈祷,今天能坐在家里看泄洪直播的我们,更不应该忘记那段历史。


下面是节选网友的评论:

ettinggo:我是千岛湖的,90后,爷爷刚走不久……小时候就听爷爷说过移民的事情,我们家有幸没有迁移,但是我还有个小爷爷移民去了丽水,据说那里都是种茶叶的,在我十岁的时候,小爷爷带着一大家子来拜年,也就喝了杯茶就走了,那个年代除了电话就是写信,我看见小爷爷寄给爷爷很多信,小爷爷是个老师,字很漂亮,爷爷说因为他是老师,所以必须移民,没有的选择。家里也还挂着小爷爷写的字,后来再也没见过。还有关于文中作者说的血吸虫病,是真实的,我妈妈的小姨夫是个医生,妈妈说小姨夫被派去给移民治血吸虫病,也不幸被感染了,大家可以百度下这个病,传染力度不亚于肺炎,而且据说治好的人也有后遗症。并且妈妈小姨夫去世了,国家无任何赔偿,貌似尸体都没送回来,妈妈的小姨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日子过的相当艰苦。父辈祖辈在我儿时记忆中,真的相当吃苦能干,但是每每听长辈说起,心里头绝对相当钦佩。我无法感受他们以前的生活,但是我真的希望大家不能忘记他们的精神和作出的牺牲。

茉莉花:我的外公外婆是淳安人,他们住在淳安老城区,有厚厚的城墙,整齐的石板路,我的童年就在那度过,高大的白瓦房,画龙雕凤,彩绘油漆,中间一个偌大的天井,听外婆说,那房子是生我妈那年造的,她挺着大肚子还帮着挑石块,我外公家那时还算富裕,家里的家具一应俱全,鲜红漆包,当他在乡公所看到千岛湖规划图时,他很兴奋,想像着以后这变成水库会是什么样,当拆迁通知下达后,他傻眼了,望着这粉墙黛瓦的家园,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为了移民,他把我送回了桐庐,带着我的妹妹移到了瑞安,那里很穷,几年后,又移到了安徽省旌德县兴隆乡,直到过世,把自己的遗骨都留在了安徵的土地上,我妹妹因跟着我外公外婆,也变成了安徽人,在那成家生子,不再是浙江人了。千岛湖大迁移,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他们为国家承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磨难,我们不应忘记他们。
来源:铁头功社

如果您觉得此文不错,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

作者号
回村网
介绍
平台官方发布账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