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回村网-乡村互联推广平台】丨查找乡村信息_村里联系人电话_民宿_客栈_农家乐_采摘园_度假村_周边游_旅游景点_旅游攻略_乡村惠农政策就上回村网。
村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村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回村发布  >  乡村头条  >  淄博农民老刘辞了副镇长回村当网红,要做职业农民带全村一起红
淄博农民老刘辞了副镇长回村当网红,要做职业农民带全村一起红
2020年09月12日 19:25   浏览:223   来源:乡村杂谈

原标题:辞去副镇长,回村当网红!淄博农民老刘要做职业农民带全村一起红


通往淄博蓑衣樊村大芦湖农庄路上,写着“做个追梦人”的大牌坊格外显眼。7月以来,卸职高青县常家镇副镇长的刘树海每当走到这里,都会多看几眼。

当公务员的三年时光,刘树海历历在目。回想十年来的乡村巨变,作为带头人,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不过,他不想躺在功劳簿上,面对乡村旅游近些年的发展瓶颈,刘树海说,现在就想干好一件事,做职业农民,而且是“网红”级的,这是他再创业的第一步。

每天清晨,老刘会来到村边的稻田,下地拔草。

从副镇长到“农民老刘”

淄博高青县常家镇蓑衣樊村,诗意的村名,加上三面环水的好位置,让这里成了远近闻名的平原水乡。

作为村里的名人,刘树海又回村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大芦湖农庄,天天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辞职后,刘树海“自封”了一个新岗位:大芦湖农庄职业农民兼“庄主”,而且开始玩起了抖音。

“换个环境办公,新的开始,新的心情”“看咱上班的环境,天蓝水清稻绿虾红,空气清新采光好”……这些文字配上乡野湖面的视频,他自得其乐。

“时间过得真快,刘树海-小刘-树海-刘队长-刘经理-刘总-刘书记-刘副镇长-老刘……感谢各位亲友的关心。”7月4日,刘树海在微信朋友圈写下了这段感言。

一系列称呼的变化,反映了刘树海的人生轨迹,1978年出生的他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骨子里透着闯劲儿和韧劲儿。

对于这些称呼,平日里风趣幽默的他解释,上学时,大家都称呼全名;17岁时“下学”后,在邮电局当了一名线路员,开始同事称呼“小刘”,后来工作得到了认可,大家眼中的“小刘”成了业务能力强的“树海”;1996年,“树海”成了线路工程队长——“刘队长”。

1998年初,为了照顾家里,刘树海从淄博张店区回到高青,在县城开了一家快餐店。这是他第一次创业,“刘队长”由此转行成了“刘经理”。

2005年,他创立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周围人开始喊他“刘总”。

2011年,刘树海回到家乡,当上了一个“省级贫困村”的村支部书记,不甘心的他带着村民们创业致富,土地流转,建合作社,在乡村旅游事业上追梦奔跑,成功将蓑衣樊村打造成为国家级美丽乡村。

为拓宽镇干部来源、优化镇领导班子结构,2016年底,高青县从镇事业编制人员、优秀村党支部书记、大学生村官中选拔镇领导班子成员,刘树海的笔试、面试成绩名列第二名,从60多人中脱颖而出。

刘树海考上了镇公务员,经过组织考察并达到任职条件后,2017年元旦,他上任常家镇副镇长,分管农业领域。2019年担任常家镇党委委员。

谈及当初报考时的状态,刘树海坦言,从村支书考上副镇长,干事的平台更大了,但上任后也发现,体制内毕竟有一些束缚,这让他有点不适应。

2020年6月,刘树海以“个人原因”辞去公务员岗位,又回到了村里。

这样的经历可谓传奇。如今,42岁的刘树海身累不言累,只想做回“农民老刘”,他说农民是他的人生底色,蓑衣樊有他的根。

荷塘边的棚子,是老刘拍视频的主景地之一。

荷塘边的网红梦

老刘从镇上辞职回村后,一直琢磨利用村里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拍短视频,借助“村播”把蓑衣樊村的乡村旅游推广出去。谁来出镜?选来选去,大家发现,还是老刘最具“网红气质”,因为一看就是山东农村汉子!

说干就干,从哪找拍摄团队?老刘想到村民邢向斌的儿子邢立磊,这个小伙子毕业后一直在外面从事自媒体工作,近两年回县城发展。听到老刘的想法后,邢立磊爽快答应了,而且不要钱,还从上海请来了一名策划人,找了两名暑期回家的实习生。

按照老刘的设想,拍出来的视频必须达到“俺的老家就住在这个村”的感觉。

吴云超是团队的摄像,山东管理学院大三学生,老家就是高青。组团以来,小吴几乎天天从县城往村里跑。

“在拍摄之前我非常担心‘成功人士’老刘能不能干农活,现在完全是我多虑了,稻田拔草、锄地、捉鱼等很多脏活累活都能干,完全不像一个卸任的公务员,而更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小吴说,时间长了,感觉老刘并不是在镜头前表演,而是在真真切切的生活。

的确,对于当网红这事,老刘上心了,非常敬业,有些镜头不够好,会重新来一遍甚至好几遍,他也没有怨言,尽心尽力配合拍摄。

拍摄主场景地设在了大芦湖农庄的荷塘边上,老刘说,这里很有感觉。一间简易木屋,一个棚子,一座锅台,这些是蓑衣樊村委委员刘德永的“作品”,所有的东西是就地取材,荷塘边的柳条当窗棂,农具是村民自家的,制作锅台的泥巴就是塘边挖来的。

“三天就完工了,全部的灵感来自村里的生活,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的农家布置。”刘德永说。

1999年出生的小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农家布置,他说,这些日子跟蓑衣樊村民的沟通挺多,有需要村民配合的地方,他们都会积极的配合,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和舒适,在这样一个令人身心愉悦的环境里,我们也很享受这个拍摄的过程。

一次不服气的考察

7月23日,蓑衣樊村大食堂接待了三批客人,近三百人坐满了整个餐厅。逐渐恢复的客流量也让村里的乡村旅游业喘了口气。

乡村旅游是蓑衣樊的支柱,这里因水而生、向水而兴,也是淄博天鹅湖国际慢城的核心区。明末清初,樊姓人家在此定居,名樊家村,又由于这里河渠纵横,水边茅草丰茂,人们以茅草编织蓑衣,也被人称为“蓑衣樊”。

老刘当村支书以前,蓑衣樊村是典型的无工业项目、无致富项目、无集体收入的“空壳村”,也戴上了“省级贫困村”的帽子,进出村庄就一条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自从上世纪90年代村庄搬迁后,守着优美的大芦湖水库却止步不前。

老刘2011年当选蓑衣樊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土地流转,解放了农村劳动力,而且还做了一件大事——改名,樊家村变回了蓑衣樊村。

说起发展旅游的源头,老刘坦言这来自一次不服气的考察,“有一次出去参观学习,看见人家的村子里,周六周末来游玩、吃饭的这么多,而且论生态环境,比蓑衣樊村差远了,当时就想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搞乡村旅游?”

回来后,老刘四处找门路、要政策、求支持,也找专家进行评估论证后,更加坚定了蓑衣樊村搞乡村旅游的信心和决心。

面对每家不足一亩地的现状,老刘想到了土地流转,让村民们走出去了,土地由农庄统一种植管理。

“当时村民们还没有土地流转的概念,先把农村劳动力解放出来,在外面打工肯定比耗在村里挣得多。2017年后来全村旅游业快速发展,不少人又回来了,还是在村里就业好。”老刘笑着说。

当镇政府副镇长的三年,老刘表示视野变宽了,也观察到了之前看不到的乡村旅游问题。

“乡村旅游示范村、美丽乡村的荣誉,五年前就是蓑衣樊的名片,同时大家都看到乡村旅游这条路好,很多地方也正在搞,同质化的问题也在显现,三年来,蓑衣樊发展进入快车道,但是在我看来,变化不大就是最大的问题,干事创业,不进则退。”谈起未来的发展,老刘语气坚定。

背着草帽,老刘走在村里的小路上,自得其乐。

想评个农民职称

从镇上辞职后干什么?老刘很明确,要做职业农民,为此,他请人把农庄里所有的草帽上都写上“职业农民”四个字,字体疏朗俊秀。

蓑衣樊村距离黄河仅一公里,老刘对黄河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说,搞乡村旅游,做职业农民,我们是一个抱团发展的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就像沿黄流域高质量发展,这是新时代发展的“风口”,相信常家镇、相信蓑衣樊一定能“起飞”。

进入7月下旬,老刘越来越忙,谈合作,拍视频,老刘说现在心里挺急,“这么好的一条路,我不能半途而废,前期投入了上千万,还要搏一搏。我要红,我要带着蓑衣樊一起红。”

前段时间,一个考察团来到蓑衣樊村,有人调侃老刘是“高级农民”。老刘笑了,也受到启发,“我想去评一个职业农民的职称。”

山东已全面推开职业农民职称制度,截至今年6月,全省已评出新型职业农民高、中、初级职称976人。老刘挺自信,说评个高级职称,应该没问题吧。

对于蓑衣樊村的发展,常家镇政府也是全力支持。今年5月,常家镇人民政府镇长刘延科变身网络主播,在直播中向网友们介绍了蓑衣水乡的魅力。

对于老刘的辞职,作为曾经的同事,刘延科表示,刘树海同志之前担任常家镇副镇长、党委委员,这次毅然决然地辞职,重新回到蓑衣樊村再出发、再创业,体现出了他发展乡村旅游的决心,也看到蓑衣樊村更加美好的发展前景,令人敬佩。

夏日的大芦湖,荷叶连片,碧波荡漾,生机勃勃,老刘一边开船,一边向游客们说,平原水乡将会更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大众报业集团旗下帐号、海报新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回村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号
乡村杂谈
介绍
我不做大哥多少年
推荐文章